昧光

昧着良心,光说不练。

——人生如茶,空杯以对。

乱真不可辨

[有脑洞没地方写,等我看完我手上几本资料我就写这个文。长篇,简介先放这。]

章子书经常顶着顾射的名头四处留下字帖画作。

顾弦之是举世无双的大才子,几乎是每个文人膜拜推崇的对象,但,也只是几乎了……

章子书的好友殷悦就对顾弦之嗤之以鼻,格外嫌弃,弄得章子书夹在中间很难做人,于是经常远远避开他。

其实殷公子也是个妙人,擅长文人作伪那一套,尤其擅长找出来模仿顾弦之那些字画。(其实他就是顾弦之的小迷弟,自己不相信事实。)

章公子技痒总是游山玩水之余留下那么一两幅,殷公子认出了是他模仿的字画还不够竟是追着他走了很多地方,路上不知怎么的就天作之合,姻缘也定下来了。(期间怎么也得让粉丝去次顾府化解矛盾顺便助攻。)



竟然还有人留言不让打tag,好吧再见LOFTER,惹不起。

小牢骚

蝴蝶新微博的推送弹到了手机界面上。

一路追着全职到完结,从小众书到封神之作?从没日没夜催更到调整心态和粉丝一起只求虫爹有质的基础上多一点点量,到突然冒出一堆掐cp的粉丝到不关注这个圈子,但是知道叶修被大家一年年生日推送到了热榜第一。那时我默默地去起点打赏,希望叶修和蝴蝶在年度都可以拿到冠军。

叶修角色描写就是有着坚定的目标,没有被商业化随波逐流(虽然也有假身份不能曝光的一部分原因。)所以看到yy演有点憋屈吧?总觉得叶修被迫改变了什么。

其次才是形象上的不合适。

毕竟是真的喜欢那个书里的那个叶修。

没有攻击演员的意思,只是觉得不甘心。

就这样吧,这就是我的一点想法吧。

脑洞
某天,连夫人(贾志清)加个群。
群名:嬉闹江湖。
嬉闹里面的人物说的话会随机显示到群里。(当然id还是他们的名字)
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个群的存在。

贾志清敲得字会在嬉闹人耳边响起。

例如:
弦之。
夫人。
第二天,贾志清看到一个id叫郝果子的人管陶墨这个id号叫少爷。

然后他就想。
嗯嗯夫人,好像他也被人称呼连夫人呢,难道这个人也和他一样有着悲惨的命运,被一个欲求不满一夜七次的人霸王硬上弓后诱拐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连语言都不通。真的好惨呀。

然后陶墨瑟瑟的看着顾射:弦之,你有没有听到一个男人的哭声。
嗯。

之类的
还有什么
爹。
侯妃,孩子要从小严家管教。
侯爷莫不是忘记我是男的。


然后贾志清咆哮道男男还能生子吗!

这样的脑洞喜欢吗!
就是我有点懒……


这样是不是占了tag不好意思啦

刚看完倆集全职~表示比我想的要好,动画有了小说的铺垫,所以剧情节奏快,这点很好,2d和3d结合也算不错,打斗很流畅,场景也很还原~_(•̀ω•́ 」∠)_虽然人物画风有点那种全部帅炸屌的感觉,但是我还是很满意!!(∩_∩)开心。希望能按照原著剧情走,别夹杂什么感情线就好。话说陶轩是被黑化了吗?

超开心 !

诶诶诶!我充完钱怎么不让我看!我的老队长!

(哈哈哈,被人提醒我好像又要老了一岁,所以撸一段!认识他们又一年了~)
他眉头微蹙,望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忍不住轻叹。
正要离开肩膀便被人拍了拍,就听人道:“兄台,又来投拜帖?”他转过身,两人相视而苦笑。
是了,又是来投拜帖,又是被拒之门外。如此耽搁下去不知何时何日才能见到顾弦之。
罢了。
他向城外走去。神情恍惚之余不小心撞上驶过的马车。
几番询问下他只得说自己要去笼山赏景,然后车内便传来温吞且满含歉意的声音,竟邀他一同前往,不过是他和俩个小厮挤在辕坐。
如此也好。

笼山脚下。
他下了车,对着车厢拱了拱手,道了句多谢。
便沿着山路走了去。

山路坎坷,他却毫不在意。

不知莫道亭,还是莫道停。

亭子中,坐着的他微微发怔。
亭子外,有人笑道:“弦之,这块木牌果然还在。”

闻言,他笑了笑:竟然是莫盗亭吗?


弦之?!他睁大眼睛望了过去。

清风拂过,清俊的男子闻言而笑,柔化了眉梢眼角。

脑洞

就是个脑洞,然而我都不知道这个脑洞是啥:

谈阳县有人收故事,

不收列朝之史,诸子之书,百氏之集,稗言小说,专收未成文的异闻趣事,人间悲欢。

陶墨金师爷说及此:无事便抽空听了听。

有一个人讲的很是精彩。

第一天

陶墨听了一代武侠传奇人物纪辉煌的故事,何其伟大,何其不幸,因为他儿子是个断袖。

第二天

陶墨听了魔教明尊是凌阳王的内线,并用美色勾引雪衣侯,致使雪衣侯联合广西和朝廷对峙。

 

晚上回去的时候,陶墨和顾射下棋的时候走了神,然后他就把这些说了出来。

顾射听完,沉默了一下,说俱是谣言,不可尽信。并告诉他顾府来了客人,明天带陶墨见见。

 

此时,冯古道正在雅意阁给明珏洗澡,而沉迷美色的薛灵璧路过就一脸阴沉的回了屋。

 

隔天一早顾射却听下人来报,说薛家三口出了门,原来也是听故事去了。

 

今天故事讲的是西羌高手被魔教长老迷惑,宁愿委身魔教。

讲故事那人最后嘀咕,魔教莫不然都是美人不成。薛灵璧忍不住打量起美人一号,期间美人二号来报信,还看到了陶墨,陶墨问了问当时他失踪的事情,知道他没事就放了心。

 

晚上回去的时候看到了薛家三口╮(╯_╰)╭

经顾射简单介绍知道了他和侯爷是旧识,见此景故事不攻自破。

 

经过这天陶墨就再也听不到有人再这些故事了。因为这个人和薛家三口同一天离开了。

 

如此妙人~如此信口开河之人,倒是个人才呢←冯古道夸赞道。

 

于是辉煌门内…

口若悬河的他和口若悬河的纪门主愉快的聊开了

(由此见证了瑕疵必报的明尊2333)

择一人,终一生

这文风好像已经不知道变成了啥= = 

2.

沙石夹杂的小道上。

俩个结实汉子阔步走来,大汗淋漓湿了短打的布衫,但一路眉开眼笑,难掩喜色。

到了茶棚,接过小二递过的俩碗水仰脖干尽,这才算缓过来一口气。

接着相视而笑便落座在木椅上聊开了。

 

谈阳县是富县,县上有奢华的酒楼,清雅的茶馆,茶香酒气引得文人墨客常常汇于此,极尽风雅,县内富足兴盛之景更是与这些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来往文人,讼师,能言善辩,妙语连珠,闲来无事便去县衙逛上一圈,凭着一张嘴论是非对错,功过得失,如此之景令朝廷头疼,更令历来上任的县令更为头疼。想管,管不得。虽然俩年前来的陶县令勤政爱民,但众人都在心里犯嘀咕,巴不得什么时候抓住陶县令的小辫子便可一哄而散,徒留个清净。

 

可与文人不同的是百姓,他们可不管县令是否更新换代,只要官不压民,生活富足,其他的事情凑个热闹便是。偏偏最近有件事与百姓息息相关,引得俩个汉子忍不住聊了起来。

 

纪无敌正睁大眼睛打量他们,只听离得近的一人说道:“这突然冒出来的富商如此好心,如此行善,可是这人世间真的有这种无私之人吗?大哥,你有没有听过无事献殷勤殷勤,非奸即盗。”

闻及此,纪无敌捂上嘴,背过身子,只是看他背影肩膀仍在不停抽动,让一侧的袁傲策忍不住的拍了拍。

旁桌另个人抖了抖身子,双目一瞪:“就说你不要没事去逛那些个茶楼,说话都酸邹邹的。”

被说的人挠了挠头,“酸是酸了点,理儿还是不错的。”

那人摊了摊手:“但好歹现在是修桥造福大家,我们也就别瞎想了,真遇上什么事儿,还有县老爷顶着呢。”

“哈哈哈,说的也是。”

 

顶事儿的县太爷刚走出大厅就被念叨的打了个喷嚏,闻声,一旁打点的顾小甲连连皱眉:“少夫人要爱惜自己身体,着凉生病,公子会担心,我们所有人也都会忙的不可开交的。”边说边指挥桑小土稳住陶墨不给他插话机会,而自己一溜烟儿跑去找了公子。

 

内厅,

顾射面无表情看着莽撞跑来顾小甲,只见顾小甲委委屈屈的说:“公…公子啊,少夫人好像又生病了。”

因为病了,郝果子只得跑来县衙给生病的少爷告假半日。

 

好在谈阳县近日无事,除了百姓的家长里短,也就是突然冒出来这个善人,为百姓修桥,为善举,行善举却不见其人,不留其名,不求回报。

陶大人遣人打探多次也未求其果,更加心生敬佩,就连回家也常常跟顾射念及此人,此事。顾府内,眉开眼笑的陶墨嘴里常念叨着一个素未谋面的人,顾射抿着唇角静坐一旁等他说累的时候递过一杯水润喉,陶墨道了声谢开心的双手接过。

 

清澈的溪水淙淙流过刚架起来的小桥,居住此地的人们都喜笑颜开,可不远处的茶棚却传来一声惊呼。

“我的钱丢了。”纪无敌痛心疾首的趴在桌上。

袁傲策一愣,刚要伸手安慰,就听他说:“那可是背着我媳妇儿藏的私房钱。”

“……”强忍着一脚踹翻眼前人的想法。

就听旁边的汉子说道:“小哥这般年轻,就娶亲了。”

纪无敌抹了把眼泪,哽咽的点了点头。

这汉子一脸过来人的语气:“这钱丢了是小事,要让你媳妇儿发现你背着她藏私钱那就严重了。”

纪无敌扭头看了眼袁傲策:“可是…他知道了。”

这汉子一愣。

“那…那就快去报官啊,我们县太爷可是爱民如子。”

纪无敌眨了眨眼睛:“你是说,如果这钱找不回来县太爷会直接解囊相赠嘛。”

 

……

 

解囊相赠或可行否,到底要试试方可知。

此时,纪无敌正徘徊在县衙门口,双眼晶亮的打量四周。

正看到有人准备击鼓。

便高声叫道:“何人击鼓,如若有怨,速速道来。”

此人缓缓转过身来,一脸平静:“我有罪。”

纪无敌负手而立,一派趾高气昂的架势:“何罪之有。”

这个人低眉顺目,拱手道:“大人。”

纪无敌摆了摆手打断:“我不是大人。”

“那便是小人。”这才让人注意到他身边跟着一个面色阴沉的英挺之人,手中握着把剑,心里嘀咕,如此气质莫不是江湖之人?他移开目光,就听纪无敌接着道:“阿策,你骂人家。”水汪汪的眼睛不知道欺诈了多少人,袁傲策冷眼扫过闷哼了一声。

而纪无敌欢喜的看着击鼓人,道:“我是路人,钱被偷了,偷钱的贼人是不是你。”